• 1
  • 3
  • 4
  • 5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陜西開元制藥有限公司

聯系人:劉女士
聯系電話:029-85692052

營銷中心:029-88321661

          029-88312008

地 址:西安市高新區西部大道68號
郵 箱:[email protected]
網 址:http://www.elhxmoh.buzz

中小藥企利潤下滑,兩票制意外“背鍋”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中小藥企利潤下滑,兩票制意外“背鍋”

發布日期:2019-05-27 10:06 來源:http://www.elhxmoh.buzz 點擊:

隨著兩票制的全面推行,該政策帶來的連環效應進一步在制藥企業半年報中集中顯現。最直觀的表現是,伴隨著藥品流通環節的減少,藥企收入普遍增加了,但激增的銷售費用也同時在吞噬利潤。從現階段來看,這些藥企,如何平衡成本付出與收入回報,是一個艱難考驗。

兩票制,即藥品從生產企業銷往流通企業開一次發票,流通企業銷往醫療機構再開一次發票的藥品流通政策。其著力于減少藥品流通中間環節,鼓勵公立醫療機構與藥品生產企業直接結算貨款、藥品生產企業與流通企業直接結算配送費用,避免多級經銷商,從而減少層層藥價加碼情況。

中報銷售費用激增

據記者統計,截至8月26日,包括中藥、化學制劑、生物制品企業在內,A股中已有116家制藥企業披露了半年報。其中,近七成的企業銷售費用率(銷售費用/營業收入)出現了同比上升的局面。

具體來看,有9家企業的銷售費用率較去年同期提升了30個百分點。以大理藥業為例,去年中報公司的銷售費用率約19.93%,而今年中報該數字轉變為67.82%,提高了近48個百分點;再如賽升藥業,今年中報公司的銷售費用率也提高了近37個百分點,達到53.26%。

對于激增的銷售費用,不少企業歸結于兩票制的全面執行。

2016年,國務院明確了“兩票制”定義,并明確提出年內要在國家醫改試點省份落地的要求,自此拉開了兩票制在全國各省份實施的序幕。2017年1月,國務院醫改辦等聯合發文,要求公立醫療機構藥品采購中逐步推行兩票制,爭取到2018年在全國全面推開。2018年3月20日,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務院醫改辦等6部委聯合下發《關于鞏固破除以藥補醫成果持續深化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通知》,明確指出,“2018年,各省份要將藥品購銷‘兩票制’方案落實落地,推進數據共享、違法線索互聯、監管標準互通、處理結果互認”。

2016年以前,我國制藥企業生產企業眾多,除少數大型藥企自建銷售團隊外,大部分藥企并不具備自行銷售能力,仍需依賴醫藥流通商、經銷商銷售和配送。而兩票制倒逼藥企銷售模式轉變,從以前多級經銷、層層代理的銷售模式向主要以一級代理(流通商)為主的扁平模式轉變,底價低開銷售轉高開模式。

政策驅動,眾多藥企紛紛轉變銷售模式,從原來的代理商負責的市場推廣工作轉為由公司與代理商共同負責推廣,或由企業單獨推廣。這樣一來,渠道推廣所需要的費用大部分落到企業頭上。多家企業在中報中表示,增加的銷售費用主要是公司渠道開拓、學術推廣等費用增加。

“我們還在艱難適應中。兩票制要達到的降低終端藥價目的,現階段該預期尚未體現。”一位藥企人士對記者表示。

收入與成本平衡難題

兩票制政策實施,藥品流通環節減少后,這有助于藥品出廠價上浮,帶來的是藥企收入增加。這一情況在不少制藥企業的半年報中也得到驗證。

此前,大理藥業發布公告稱,兩票制下,公司直接將產品銷售給配送商,營銷模式中的結算環節發生變化,銷售價格為各區域終端價格(一般為招標價)扣減8%~15%的配送差價,高于非兩票制區域內向代理商的供貨價格,收入規模和毛利率將有較大幅度增長。

然而,留給企業的難題是,增加的收入尚未能彌補銷售費用激增帶來的對利潤的吞噬。

例如大理藥業,今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02億元,同比大增56.0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卻僅有88.58萬元,同比下滑97.16%。

中恒集團今年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15.11億元,同比增加61.71%;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37億元,同比下降12.81%。

西南一家上市藥企的董秘對記者表示:“兩票制推行后,以往經銷商與配送商相互分離、中間購票環節等需要作出調整,經銷商與配送商變成統一,相應的渠道成本自然會提高。加上現在醫療機構也在考核兩票制的達標率,無論是品種,還是數量,都對藥企提出了新的要求,由此費用進一步增加。”

面對這種局面,制藥企業在想方設法進行應對。

“渠道費用上去了,就很難降下來。兩票制的推行,有它的道理。醫保要管控,需要藥品價格進一步透明化。作為企業,我們不能改變這種費用增加的局面,但我們要挖掘自己的潛力、提升自己的盈利能力,從而去適應政策的調整。”上述董秘進一步說。

中恒集團在半年報中表示,兩票制政策全面執行,為保證產品及時有效送達終端客戶,滿足客戶需求,增開400余家一級商,極大增加物流配送成本。不排除客戶信用狀況發生惡化,將可能導致公司發生應收賬款壞賬風險;為了更好地進行專業性推廣,公司逐漸地擴大自營團隊的規模,將極大地增加人員成本和管理成本。

“為應對這種局面,公司也在搭建理想的渠道配送體系;完善風險防范體系,加強對渠道客戶的評估,降低運營風險與資金風險;與渠道客戶建立戰略合作理念,強調合作共贏思想,借助商業的力量協助企業完成資金回籠、市場開發、價格維護等工作;優化渠道,以最低的渠道客戶數量完成市場覆蓋,降低企業的管理成本與經營風險。”中恒集團說。

北京一位券商醫藥分析師對記者表示:“目前受政策沖擊最大的主要以中小制藥企業為主,這些企業原來尚無自建銷售隊伍,成本上來之后,增加了企業盈利難度。今年也是行業較為關鍵的一年。兩票制加速制藥行業洗牌淘汰進程,未來行業份額趨向于集中。”


相關標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黑龙江11选5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