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3
  • 4
  • 5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陜西開元制藥有限公司

聯系人:劉女士
聯系電話:029-85692052

營銷中心:029-88321661

          029-88312008

地 址:西安市高新區西部大道68號
郵 箱:[email protected]
網 址:http://www.elhxmoh.buzz

跨國藥企"搶占"中國千億市場,面臨4大挑戰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跨國藥企"搶占"中國千億市場,面臨4大挑戰

發布日期:2019-04-22 13:38 來源:http://www.elhxmoh.buzz 點擊:

新版醫保目錄調整大猜想


4大類產品調入有望,5大類品種調出“在即”


4月17日,國家醫保局正式發布了《2019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調整工作方案》(以下簡稱《方案》)。這預示著2019醫保目錄調整工作正式開始了。當前行業受到帶量采購、藥占比、醫保支付標準等政策的沖擊,產品銷售環境已發生巨變,企業要生存,就必須尋求新的出路。


2019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的調整對企業來說是新的機遇,也是挑戰。自家產品進入新版醫保目錄,是增加生存的砝碼,而若被調出目錄,是加重生存危機。那么在產品調入方面,此前就有行業人士認為這幾類產品進入新醫保目錄的幾率大。如:


2018年新進基藥目錄但不在醫保目錄的產品;


2018年12月31日以前上市的產品;

醫保談判目錄產品,預計以腫瘤和罕見病高價產品為主;

一致性評價2018年獲批產品。


在產品調出方面,業內人士猜想大部分被踢出新版基藥目錄、停產、連續3年未有采購計劃等產品類或面臨淘汰。具體來看有以下幾種情況:


調出基藥目錄的口服藥。即甲睪酮片、地紅霉素腸溶片、制霉素片、替加氟片、麥角胺咖啡因片、酚酞片、復方地芬諾酯片、復方利血平片、復方利血平氨苯蝶啶片、雙嘧達莫片和鹽酸布桂嗪片,原屬于289目錄但沒有廠家啟動一致性評價的口服藥,有可能被調出醫保目錄。


2018年版基藥目錄被調出的中藥產品。包括兩個產品:內科用藥的小兒化毒散(膠囊)和眼科用藥的明目蒺藜丸。


已經停產但仍在醫保目錄的產品。如米諾地爾口服常釋劑型、沙奎那韋口服常釋劑型,這類產品曾經在國內上市但已經沒有有效批文,預計會移出醫保目錄。


連續三年未進入各省招標采購目錄的產品,預計也會被調出醫保目錄。


進入國家級輔助用藥目錄的產品也有被調出目錄的可能性。


新版醫保目錄引發“沖擊波”


高價藥面臨“價格斬殺”,過期專利藥或“首當其沖”


根據《方案》,國家醫保局表態,調入分為常規準入和談判準入兩種方式,在滿足有效性、安全性等前提下,價格(費用)與藥品目錄內現有品種相當或較低的,可以通過常規方式納入目錄;價格較高或對醫保基金影響較大的專利獨家藥品應當通過談判方式準入(獨家藥品的認定時間以遴選投票日的前一天為準)。簡而言之,價格高就要啟動談判準入,“降價”是必然環節。


說到上述高價藥,與之劃等號的就是抗癌藥、獨家產品、創新藥、過期專利藥等。其中過期專利藥在我國能長期保持“高價”姿態,銷量也是居高不下。以輝瑞制藥為例,2000年在中國上市的立普妥,雖然早已過了專利期,但2018年在華銷售額依然高達100億,超過輝瑞在中國銷售額的三分之一。所以,對于部分專利過期藥,價格準入談判正是“對癥下藥”。而且在前兩輪國家藥品談判中,“價格斬殺”的效應非常明顯。


2017年醫保部門開展了第一次國家藥品談判,最終有36種高價臨床必需藥品通過談判進入了醫保目錄,其中15種抗癌藥品納入其中,整體平均降幅高達達50%。


2018年啟動的第二次談判,最終17種藥品談判成功,但與平均零售價相比,談判藥品的支付標準平均降幅達56.7%,大部分進口藥品的支付標準低于周邊國家和地區的市場價,平均低36%。


在經歷兩輪國家藥品談判及4+7帶量采購之后,跨國藥企對中國醫改政策有了新的認識,創新藥是其優勢,但過專利期原研藥已不再享有“超國民待遇”。要想把握中國市場,就需及時調整“高價姿態”。


跨國藥企把握中國千億市場,面臨4大挑戰


新版醫保目錄為跨國藥企帶來挑戰與機遇,尤其是在經歷4+7集采之后,跨國藥企明白除了加快步伐將自己的創新藥引入中國,還要提高其創新藥的可及性以加速醫保準入談判。


日前,安永正式發布2019年首份醫藥行業研究報告《中國醫藥改革背景下,跨國藥企的戰略應對》,報告指出,2018年全球醫藥市場規模約為1.25萬億美元,預計至2023年,全球醫藥市場規模將超過1.50萬億美元。中國在2015年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藥品國家市場,2018年市場規模約達1,370億美元,占全球市場11.37%,預計至2023年,規模將達到1,400-1,700億美元。


同時,報告顯示,在華跨國藥企目前面臨著四個方面的挑戰:


?過專利期原研藥將更快進入成本競爭領域。目前已經有60個仿制藥通過一致性評價,在華跨國藥企銷售額的80%或以上(以普藥為主的跨國藥企高達90%以上)的過專利期原研藥或面臨被替代,或面臨降價的趨勢。


?跨國藥企的創新藥管道跟不上政策周期。由于跨國藥企的研發都在其總部,研發周期較長,時間計劃無法與中國政府相關政策出臺時間相匹配,可能錯過創新藥政策紅利。


?專業推廣能力要求提高。隨著政府一系列有利于創新藥上市的政策出臺,國內醫藥市場會迎來跨國藥企創新藥扎堆上市的情形,因此跨國藥企需要快速提升相關推廣能力或采取外部招聘。


?營銷效率需提高。在政府控費的大背景下,藥企的議價空間也會被壓縮,最終都會采取“以價換市場”,這時就需要提高公司的營銷效率,降低內部運營成本。


按上述報告的4大挑戰所言,跨國藥企在新版醫保目錄調整之際,要把握創新藥品的主戰場,依托政策背景進行了戰略調整,積極制定并實施一系列轉型舉措。


跨國藥企應對我國醫改政策,早有動作


實現臨床進度與歐美同步,甚至將一類新藥放在中國首發上市。


中國政府對于一類新藥給予鼓勵優惠政策,且未在中國境內外上市銷售或轉移到中國境內生產的創新藥注冊申請將優先獲得審評審批;同時,對首發上市的一類新藥,由于定價沒有參考,因此有利于跨國藥企在中國的定價。例如,阿斯利康與琺博進合作開發的愛瑞卓(羅沙司他膠囊)2018年12月宣布獲批上市,成為歷史上首個全球研發、中國首發的一類新藥,有望于2019年下半年在中國率先上市。


各跨國藥企對公司資產進行評估,并對已過專利期且已有仿制藥的原研藥、已過專利期但仿制門檻較高的優質原研藥、創新藥進行剝離,方式主要有兩種:


將資產進行分類,在全球進行架構重組。這類跨國藥企并不急著將優質成熟藥進行轉讓,而是希望通過改變營銷模式擴大銷售范圍,同時提高內部運營效率,從而使整體銷售額仍然能夠保持在原有水平。例如2018年10月,阿斯利康將百泌達、百達揚等4款糖尿病產品的中國商業許可轉讓給綠葉制藥。


通過資產的商業轉讓,將商業風險進行剝離。部分跨國藥企主要通過將過專利期原研藥進行資產的外部剝離,實現商業風險轉移,同時能夠集中資源布局重點領域。例如,禮來制藥在2016年11月,將希刻勞和穩可信的中國獨家經銷權轉讓給億騰醫藥。


跨國藥企進行營銷模式的轉型,如加速覆蓋原來三四五線及鄉縣的空白市場的醫藥推廣、開拓零售藥店渠道、數字化營銷、與互聯網公司合作、與商業保險公司合作進行支付模式創新。其中在數字化營銷,輝瑞早有動作,該企業在2018年中國對MAP平臺(Marketing Automation and Personalization Platform)進行相關探索;在與互聯網公司合作方面,禮利來制藥、阿斯利康、諾華制藥、葛蘭素史克與阿里健康、與騰訊、丁香園、美年大健康等互聯網公司建立合作。


另外,跨國藥企積極探索從“以產品為中心”向“以患者為中心”的轉型。例如2016年阿斯利康在無錫建立中國商業創新中心,在該中心推出八大病種從診斷、治療和康復環節的診療一體化全病程管理解決方案。


新版醫保目錄調整機制的創新只是中國醫改政策的一個縮影,但其影響是深遠的。于跨國藥企,于國內企業而言,行業的走向和趨勢已日漸明朗,創新藥與仿制藥發揮統戰優勢,為其獲得市場競爭力。


相關標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黑龙江11选5开